?

至暗時刻后,12歲A站能否復蘇?

標簽: UGC二次元 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作者:2019-08-19
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,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
[摘要]

A站回來了。

  A站回來了。

  在發出那句“我想再活500年!”一年多后的今天,A站重現站在了二次元的賽道上,而這次,身邊多了一個“好爸爸”快手。

  作為曾經最早的ACG圣地,如今大家說熟知的鬼畜、金坷垃等最初都起源于A站。十二年前,以動畫連載為初始形態的AcFun在武漢建立。在漫長的成長中,A站被不斷的“顛來倒去”,經營者換了一茬又一茬,A站和后來居上的B站的差距也越來越大。2018年,12歲的A站終究走到了瀕臨死亡的至暗時刻。

  拯救A站于水火的是快手。2018年6月,快手完成對A站的收購。在被快手“拯救”后,A站進入了長達一年的沉默期,直到今年再次整裝待發。

  重回大眾視野的A站的確發生了一些變化。更好用了,頁面有了新的變化,視頻播放不卡了,新用戶的涌入更是帶了久違的熱鬧。但事實上,變化遠不止用戶的體驗,A站內部也正在經歷了一輪新的改變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“側重UGC層面”是A站新任負責人文旻反復強調的,他說,圍繞內容生產一定是A站重心中的重心,商業化A站已經準備好,但要等待時機。

  如今,經歷了一年的沉寂后,那句無數人熟知的“天下漫友是一家”正在重新被提起,12歲的A站也正在重新書寫它的新故事。

  過去:從最早的ACG圣地到瀕臨死亡的至暗時刻

  2018年算的上是A站的至暗時刻了。如今再回過頭來看,老用戶們依舊記得2月2日那天的心情。

  那一天,A站官方微博發聲,“我想再活500年!”,并輔以淚流滿面的表情。看似玩笑的一句話,卻將這家成立十多年的老牌互聯網公司的無奈和不甘心擺上了臺面。而和A站的無奈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消息下面老粉們一條條“愛你”“留下”“60年的約定呢”的不舍。

  作為很多人初識二次元的發源地,AcFun全稱“Anime Comic Fun”,意即“天下漫友是一家”,這是A站當初成立的初心,也是十多年來被廣大粉絲們看做是最有情懷的地方。

  2007年,以動畫連載為初始形態的AcFun在武漢建立,成為國內首家彈幕網。兩年后,A站便因機器故障,連續一個月無法訪問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A站老會員徐逸花了三天,建立了一個叫mikufans的臨時站點,后來改名Bilibili,成為了如今A站最大的競爭對手。

  同為二次元社區,但A站和B站卻走出完全不同的兩條路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在于A站背后“領頭人”的頻繁變動,A站多舛的命途則從2010年初開始。當時,A站創始人之一Xilin以400萬的價格出售了A站,接手A站的是棋牌游戲平臺邊鋒網絡以及邊鋒武漢分公司總經理陳少杰。不過,A站的新東家更加關注游戲直播業務,當時陳少杰在A站內部從成立了直播業務板塊,也就是斗魚的前身。

  2014年,陳少杰將A站轉手賣給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動的創始人楊鑫淼。同年,奧飛娛樂入股A站。2015年合一集團成為A站新股東,并且再度重建管理團隊,由孫旻擔任CEO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2016年,A站獲得了軟銀中國資本6000萬美元的投資,同時A站宣布莫然出任公司CEO,原CEO孫旻將出任總裁。但僅僅3個月后,孫旻便離職。

  記者注意到,短短十年間,尚未實現盈利的A站背后的資本來了一輪又一輪,管理層已經更換了4代。

  在獲得軟銀中國資本的融資后,A站在2016年下半年還先后相繼獲得了華策影視、中文在線的融資。當年8月,華策公告稱擬向A站增資5000萬元,投資完成后持股比例不低于2.7%;而年底時中文在線則以2.5億元的增資認購價款認購A站約183.8萬元新增注冊資本(即認購標的公司股權比例為 13.51%),按此估算,2016年底時A站的估值約18.5億元。

  與此同時,A站交出的成績單也不盡如人意。中文在線公告顯示,2015年A站營業收入近363萬元,凈利潤則虧損1.13億元;到了2016年前三季度,A站營業收入不足百萬元,凈利潤則虧損1.46億元。

  2018年,在經歷了數次宕機、管理層不穩、CEO頻繁更迭、融資困難等一系列危機后,A站在2月發出微博消息后便陷入了沉默。

  直到4個月后,市場給出快手并購A站的消息。隨后10月的時候,A站的用戶們在新番《佐賀偶像是傳奇》中打出“歡迎回來!”這樣的彈幕。最終,《佐賀偶像是傳奇》創造了2500萬播放量。

  “8年ACer現在還是習慣性每天打開看,期待A站再一次崛起,希望A站一直在,我期待A站的回歸。”一位A站老用戶留言表示。

  現在:補完窟窿和短板 開始重金扶持UP主

  雖然命途多舛,但不可否認A站在二次元群體中的影響力,快手收購A站時,根據2018年A站股東中文在線披露的公告估算,當時A站的估值約為10.3億元。

  一年了,A站復蘇了嗎?

  “其實A站的規模略有縮小的,我們人數是刪減的,比以前要少很多,”文旻告訴記者,因為整個快手體系是一個中臺化的運作方式,很多產研部分A站就不需要這么多人,“集團可以承擔很多工作,A站的人力更多的是放在做內容的維護、UP主身上。”

  這一年來,A站所做的工作主要是補窟窿、補短板,被快手收購后,一方面A站有了資金,另一方面,借助快手的算法和技術支撐,在快手的支撐下,A站的精氣神漸漸回來了。

  今年ChinaJoy期間,久未露面的A站展區人氣頗高,不少人帶著AC娘標志性的包子頭發箍穿梭著各大展區。但是A站要做的事還有很多。

  第一步,A站開始重視UP主。這是A站曾經失之交臂的戰場,8月4日,A站超級UP主扶持計劃,宣布未來一年將拿出5.7億資源獎勵扶持優秀UP主,包括UP主站內所獲得的打賞扣除運營成本后100%歸UP主所有;符合原創視頻標準、有效播放量大于500即可享受流量分成;優質視頻內容連續上榜、最高半年可獲30萬獎勵等。

  打賞100%歸UP主所有,這種“不計成本”的方式,體現了A站隊UP主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。因為有了UP主的足夠內容支撐,A站才能做好社區。文旻自己還定了一個小目標,就是每個月打賞UP主至少要花出去5000塊,“‘年輕、硬核、宅’這三個關健詞是我們對A站文化屬性的定位,希望硬核UP主可以來A站。”

  但對UP主的重視,B站也同樣如此。A站能否從B站手中搶食?有行業人士對每經記者表示,A站有孵化UP的能力,但此前A站不重視UP主,導致人員流失,現在重回戰場,A站是有機會的,畢竟二次元賽道很大,不會一家通吃。

  文旻不避諱說起過去A站在補窟窿,因為A站此前確實出現過不少問題,比如老舊的彈幕系統需要重構等。A站伴隨著中國二次元行業的發展,過程中遇到了困難,但是12年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輪回,希望A站有新的開始。

  文旻表示,內容儲備是A站接下來的發力重點,包括版權內容、OGC、PGC、UGC四個方面。版權內容方面,A站將引進目標定在了“硬核”上,即制作精良并附有技術含量的內容。OGC方面,是與垂直領域的頭部內容生產商進行合作;PGC方面,選擇與大的垂類、自媒體進行聯合制作。UGC方面,除了扶持計劃,A站為簽約UP主增添了額外激勵,包括產品支持、流量傾斜、快手二次元等。

  未來:A站+快手的新火花?

  第一次公開接受采訪,文旻被問到的一個高頻問題是,A站未來將如何與快手合作。一開始被收購,很多人調侃這是“土味二次元”的結合,現在看來,快手給A站提供的不僅是資金和技術,還有快手本身用戶群里龐大的二次元群體。

  每經記者了解到,目前快手提供的主要是中臺服務,內容上并沒有打通,“內容是否會打通其實取決于需求,因為這個事情在技術上沒有任何難度,我們現在在賬號層面上已經可以通過快手賬號來登陸A站。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特別深的去打通底層。”文旻表示。

  A站新的掌舵人文旻,在內部不僅負責A站,同時也負責快手的二次元業務。可以說,某種意義上,A站和快手二次元,實際上是一個團隊。

  快手對二次元感興趣,一邊是向外抓住年輕群體的內在需求,另一方面則是對內為快手用戶群里的二次元群體服務。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,快手上已經累積了4000萬的核心二次元用戶。

  伴隨A站的復蘇,未來很大程度上會承接著快手對二次元的野心,據了解,快手二次元是快手今年下半年重點發展的垂直品類,A站將聯合快手的資源為簽約UP主提供接觸品牌商的渠道,未來植入、貼片、代言、電商、直播等都可以成為UP主變現的機會。快手二次元也會推出國漫扶持計劃。

  而對于A站來說,本身的商業化也備受關注。畢竟后起的B站已經上市,雖然依然在虧損,但營收水漲船高,尤其是游戲業務,2019年一季度,B站游戲業務收入8.7億元。

  目前來看,A站主要是傾向UP主和內容建設,屬于仍在投入的階段。不過文旻認為,輸血是一時的,A站商業化已經準備好了,但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時間去做,當A站的內容增長量翻3-4倍,內容消費翻10倍,內容生態建設已經完成70%的時候,商業化操作才有可能啟動,這個時間不會太長。

  “基本的邏輯就是你要去推你的社區可以承載多少有價值的UP主,它們可以吸引到多少有黏性的粉絲去倒推你的商業化。”文旻補充道。


編輯:yvonne

猜你喜歡

?
官方微信
?
藝恩數據App

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

免費下載
高手龙之谷单双中特